光战五号桃苗-南昌苗木公司(www.831ww.cn)已开通!
当前位置:光战五号桃苗 > 枇杷种子几夫 > 正文

《金瓶梅》:文学史上最奇特的一顿饭

05-22 07:05:14 枇杷种子几夫

《水浒传》里,英雄好汉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画风是这样的:“小二,烫酒上来,切几斤熟牛肉!”顶多“摆一桌子”菜。

武松打虎前在店里喝酒吃肉(画家刘继卣绘)

爱打打杀杀,只能这样吃。反之,吃得如此粗陋,才会“生活在别处”,去打打杀杀。

英雄演义的尽头,才有吃喝拉撒,凡人的生活。

我们来看西门大官人寻常的一天。

第52回,西门庆留下应伯爵、谢希大,吃“水面”。配菜是十香瓜茄、五香豆豉、糖蒜,还有酱油浸的鲜花椒、蒜汁,以及一大碗猪肉卤。“各人自取浇卤,倾上蒜醋”,应、谢二人“只三扒两咽,就是一碗,两人登时狠了七碗。”

啧啧,这太接地气了。别忙,还有红烧猪头肉呢。

第23回,潘金莲、李瓶儿和孟玉楼一起下棋,李瓶儿输了,出钱做东道。金莲让人买了坛金华酒,一个猪头和四个蹄子,教来旺媳妇宋蕙莲去烧——

宋蕙莲把猪头剃刷干净,再用一大碗油酱,茴香大料,拌好,上下锡古子扣定,只用一根柴火,不用一个时辰,烧得皮脱肉化,配上姜蒜碟,用大冰盘盛好,端给金莲们吃。对了,“上下锡古子扣定”,是做好密封,原理类似现代的高压锅,所以,才能在两个小时内,用一根柴火烧烂。果然是宋蕙莲的绝活。

《金瓶梅》里的美食,走平民路线,是可以吃的。《红楼梦》里的美食,太高大上,是用来看的。

比如著名的“茄鲞”——把鲜茄子的皮削了,只要净肉,切成碎钉子,用鸡油炸了,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、新笋、蘑菇、五香腐干、各色干果子,都切成钉子,用鸡汤煨干,将香油一收,外加糟油一拌,盛在磁罐子里封严,要吃的时候拿出来,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。

茄鲞

按这个食谱能做出来吗?真有人试了,结果做出来的“茄鲞”怪怪的。据尝过北京红楼宴“茄鲞”的邓云乡先生说,味道嘛,类似“宫保鸡丁加烧茄子”,不太像《红楼梦》里的美食。

在贾府的茄鲞、荷叶莲蓬汤、椒盐莼齏酱,以及妙玉的梅花雪面前,读者秒变刘姥姥,只有膜拜的份了。

西门庆家猪肉卤的水面,以及宋蕙莲牌红烧猪头肉,却人人能做。

这顿水面看着简单,其实猪肉卤是有来历的。原来是宋巡按送来的一口鲜猪,西门庆让厨子卸开,用椒料连猪头烧了。吃的不是猪肉,而是权力。

《金瓶梅》假托宋代,其实写的是明中后期,彼时商业经济极其发达。商人西门庆靠贿赂当上了副提刑,却希望儿子官哥能“挣个文官”,武官“虽有兴头,却没十分尊重”。因此,即便蔡御史宋巡按们不如西门庆有钱,权力的光环却闪闪发光。没有权力傍身的金钱,孤单又脆弱。

吃从来都不简单,背后有人心、文化、金钱和权力。

当了官的西门庆,吃得越发高级了。比如刘太监送来“糟鲥鱼”,西门庆送给应伯爵两尾。应伯爵说让婆娘“细细地打成窄窄的块儿,拿他原旧红糟儿培着,再搅些香油,安放在一个磁罐内,留着我一早一晚吃饭儿,或遇有个人客儿来,蒸恁一碟儿上去,也不枉辜负了哥的盛情”。鲥鱼非一般平民能享,全因西门庆的权势,所以应伯爵要尽力奉承。

《金瓶梅》插图

回到第52回。吃完水面,黄四送来了鲜物:一盒鲜乌菱,一盒鲜荸荠,四尾冰湃的大鲥鱼,一盒枇杷果。

然后是晚饭。妓女李桂姐也来了,西门庆遣人去东京为她说情,她斟酒弹唱,很殷勤——饭桌上是“两大盘烧猪肉,两盘烧鸭子,两盘新煎鲜鲥鱼,四碟玫瑰点心,两碟白烧笋鸡,两碟炖烂鸽子雏儿。然后又是四碟脏子:血皮、猪肚、酿肠之类”。

《绣像批评金瓶梅》,删掉了这段美食描写,简化成“两大盘烧猪肉并许多菜肴”。绣像本比词话本更省净,也更文人气,不过,吃货应该更喜欢词话本

比如词话本这样写:“红邓邓的泰州鸭蛋,曲弯弯王瓜拌辽东金虾,香喷喷油炸的烧骨,秃肥肥干蒸的劈晒鸡。第二道又是四碗嗄饭:一瓯儿滤蒸的烧鸭,一瓯儿白炸猪肉,一瓯儿炮炒的腰子。落后才是里外青花白地磁盐,盛着一盘红馥馥柳蒸的糟鲥鱼,馨香美味,入口而化,骨刺皆香。”

绣像本却只有一句:“酒菜齐至。西门庆将小金菊花杯斟荷花酒,陪应伯爵吃。”

对待吃,词话本明显更热情,更投入,盆满钵满排山倒海,尽显老饕本色。

烧鸭子,炖鸽子是西门家最常吃的。主食有蒸饼、卷饼、乳饼、面条、包子、桃花烧麦和粽子,也吃软香稻粳米饭儿,属于南北方混搭。还有各种点心——

果馅椒盐金饼、蒸酥果馅饼儿、玫瑰菊花饼儿、黄韮乳饼、冷糕、花糕、定胜糕、搽穰卷儿、松花饼、糖薄脆、白糖万寿糕、玫瑰搽穰卷儿果馅寿字雪花糕、酥油松饼、芝麻象眼、玫瑰元宵饼、山药脍的红肉园子、彩卷儿果馅凉糕、檀香糕、干糕、玫瑰饼、果馅顶皮酥、玫瑰八仙糕、五老定胜方糕、馓子麻花……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光战五号桃苗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831ww.cn/npdu/15.html